追蹤
CATWALK - 貓走路
關於部落格
生命風景中的小驚奇與小插曲
  • 2833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9

    追蹤人氣

潑墨式剪髮

LARA在TONY&GUY位居STYLE DIRECTOR的職位。當她最後一次為我服務的時候,問我之後該把我的CASE交棒給誰?我二話不說地就指了指對面的DAVID,因為打從第一次看到DAVID幫客人剪髮的模樣 ,我就心動不已。 為什麼當時不直接換設計師呢?貴呀! DAVID可是ART DIRECTOR等級的,每星期只有一天會在店裡出現。因為我的頭髮生長速度很快,以我當時要維持短髮的弧度,每個月都得剪髮一次,要是讓DAVID操刀,實在太傷荷包了!而且,LARA的手藝已經很不錯!人也很NICE! DAVID看起來就很有藝術家的架勢,頗有孤芳自賞的驕傲特質。加上那一口重重的英國腔,感覺起來就是沒有荷蘭人親和。 因為LARA走了,我決定把頭髮慢慢留長。因為除了DAVID之外,我不知道該把頭髮交給誰處理。頭髮留長之後再去找DAVID,不用三天兩頭跑到TONY&GUY,好歹也省點開銷吧。 今天頭髮第一次被DAVID處理,只有一個感想:「神乎其技!」。 我是他今天的第一個客人。早上一進店裡,聽到沉重的電子音樂,我就開始有點小擔心!擔心這種音樂會影響DAVID的心情,幫我也剪出個沉重的髮型。 畢竟小時候常玩音感作畫,我非常了解音樂對創作的影響力。 跟DAVID溝通非常簡單,他先問我的職業,我跟他說我學設計。然後我跟他說我想把頭髮留長,但是對目前的長度沒有任何的想法。他跟我敘述了兩種可行的髮型,我選了前者,然後他就開工了。 大概是因為以前見識過他的技術,所以我是非常放心自在地任他揮毫。 為什麼說是揮毫呢?因為他抓著我頭髮的力道跟剪髮的韻律,讓我想到了國畫大師張大千。 從前我碰到的髮型設計師,剪起頭髮都是小心翼翼的,而他,則是一派隨性,好比在畫潑墨山水。 尤其好笑的是,他剪了我兩刀頭髮之後,忽然跟我說他要去換音樂。可見我們英雄所見略同,當時播放的音樂絕對不適合剪出輕舞飛揚的頭髮呀! 換了音樂之後,他的手法純熟而瀟灑。我的腦袋彷彿就是他的畫紙,他每下一刀,我的頭就變輕一些。約莫十分鐘,我從一個髮長及肩的大頭呆變成一個髮長及肩的小女人。 剪好髮之後,他把我的頭髮東西南北隨意亂撥,他說他不是要亂分我的髮線,而是像我畫設計圖時一樣,在視察整體設計的構成。 果真是手藝一流,不管頭髮撥前撥後,撥左撥右,髮流跟層次都是很順暢的。 讓DAVID剪頭髮真是一個有趣的經驗!不但感覺自己煥然一新,還見識到難得的潑墨式剪髮...... 後記: 好吧!應觀眾要求,剛才臨時在廚房補拍了兩張照片..... 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髮型啦!只是順應我要把頭髮留長的需求,在髮長及肩這個過度時期,把笨重的齊髮打了些會呼吸的層次,感覺輕盈一些......

這張是自拍的頭太大,但是頭髮層次感有拍出來

這張是喵大拍的,臉部對焦是一整個模糊,不過頗有朦朧的美感
至於,我的目標是把頭髮搞成怎麼樣? 大致是這樣:
還有得留呢...... 附註: 如果有人想要對照我這次剪髮之前的革命女青頭的話,可以參考這篇舊文「全家人的週末」。 如果有人想看LARA幫我剪的復古BOB頭,可以參考這篇舊文「小巴塞隆納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