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CATWALK - 貓走路
關於部落格
生命風景中的小驚奇與小插曲
  • 2832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9

    追蹤人氣

等待中的孩子

有一次我都已經把小王子抱在車庫裡每周回收垃圾的大垃圾桶上頭,也把蓋子打開了。 然後我說:「你要不要被丟到垃圾桶裡?」。 無奈的是,這小子竟然開心又大聲地回答:「要!」。 我只好把他半個身子懸空掛在垃圾桶裡面,嚴肅地說:「你如果被丟掉,你以後就看不見媽媽囉!你要不要被丟到垃圾桶裡?」。 這小子竟然還是開心又大聲地回答:「要!」。 這時候我只好摸摸鼻子,忍著笑,乖乖地把小王子抱回家中,再想想其他辦法。然後心裡想著,自己真是笨,智商真是低,這是什麼治小孩的爛方法! 如果世界上有壞小孩的回收中心,那該多好! 這樣我又可以恢復自由,到處遊山玩水,不再被一個小不點的小惡魔牽著鼻子走...... 不過剛才無意間看到一篇好文之後,我才體會到,大人有時為一己私利做出的決定,其實會對孩子造成一輩子的影響...... 所以我想引用這篇好文,警惕自己,以後別再嚷嚷要把小王子丟掉了...... 以下是這篇「等待中的孩子」文章的內容(引用自:http://blog.yam.com/waterlily333/article/7355583 作者:Waterlily): 我的朋友淨雅三年前結束了她十年的婚姻,在離婚時她帶著九歲的老大離開,留下剛滿一歲的稚子。老大隨著她工作的變遷遊走他鄉,而今似乎在此地落了腳。那位嬰兒時期就很少在母親懷裡的老二,因為父親不安定的工作無法全心全意照顧,便跟著開美容院的姑姑長大。 這是一件不愉快婚姻所種下的果。 淨雅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孩子,只能在出差、或年度假期回臺時才探得到。對這樣一個小小孩,身為一個母親的她會失去很多:她可能錯過孩子成長中的第一次;可能聽不到孩子天真撒嬌的童言軟語;孩子病了、痛了、哭了,她也無法抱著他、撫慰他…..。 孩子慢慢長大,看到這個一年陪他幾天的媽媽時,不知道心裡做何感想?也許有一天他會和我另一位朋友永嘉一樣,總把母親放在最不願意碰觸的角落,因為那是一道傷疤,看似癒合了,但摸起來卻又些許刺痛。 永嘉的母親在他七歲的時候離開家,他說是跟了別的男人走了;從此他就和脾氣暴躁,整日藉酒澆愁的父親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。 沒有了母親的童年對永嘉而言是痛苦的,是寂寞的,也是恥辱的。他說小小年紀總是盼望著母親會回來看他,相信他所愛的母親不會遺棄他,不會背叛了他們之間的感情,他日日夜夜等待著;永嘉說做一個等待中的孩子是多麼悲傷的事。所以當他聽到淨雅久久回去看一次孩子時,便顯得非常激動與忿怒。 他說:「媽媽回來抱抱孩子,和孩子玩一玩,買好的衣服和玩具給孩子,帶他出去吃好吃的,過幾天又走了。然後可憐的孩子再繼續等待下次媽媽的到來,他不能明白媽媽為什麼總要離開,那種等待對孩子來講是多麼無情的煎熬….。」 永嘉的母親始終都沒有再和他一起生活,當他父親壯年過世時,他才十八歲,一個人辦了父親的喪事,從此孤孤單單地生活,但他不是孤兒,他的母親還活在另一個家庭裡,做另一個人的太太和其他人的媽媽。 永嘉無奈地說:到了青春期時他已經放棄等待了,雖然「等待」的心情帶著希望,似乎很美,其實是很淒涼的。 富華的母親在她五歲的時候離開家的。她說那天媽媽送她和弟弟上幼稚園後就再也沒回來過,她不敢問,也沒有人告訴她媽媽去了那裡?這一個謎一直陪伴著她和弟弟,即使到他們成年了還是沒見到母親。 富華說媽媽就這樣離開她和弟弟,也許當時年齡太小,完全感受不到母親離開他們的心情,但是自己做了媽媽後,才領悟出母親當時這麼狠心丟下她和弟弟,是要下多麼大的決心呢?有時她想如能再見到母親,一定要問問她:「當你想我們時,會不會後悔拋棄了我們?」但是,她是找不到答覆的,即使至今,母親是生是死也無解,因為爸爸從母親離家出走那一刻起,再也沒提過母親的任何隻字片語。 富華說:「心中一直有個夢,希望有一天回家時看到媽媽在家裡做好吃的東西等著我和弟弟回來;或是放學時看到媽媽站在校門口接我;童年的我似乎無時無刻不在等待著這一幕。」聽來不禁令人唏噓。 木村拓哉在日劇「pride」裡,和幼年時離家出走的母親再次見面時,母親問他:「你恨我嗎?」他笑而不語,依然溫柔地對待母親。這一刻的相見是他等待了二十多年才到來的,所以早已忘了「恨」字怎麼寫了。 一個母親願意為一個是她所恨的或所愛的男人拋棄孩子離家而去,應該有許多外人難以理解的原因,這樣的離去改變了孩子的人生,想來也是有些無奈啊! 我不知道我的朋友如果能再見到他的母親時,是否也能瀟灑地忘記過往閒話家常,並溫柔體貼地陪伴著顏容已老的母親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