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CATWALK - 貓走路
關於部落格
生命風景中的小驚奇與小插曲
  • 2833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9

    追蹤人氣

入冬(下)

低沉的結局,讓整座密閉空間的氣氛,冷過室外的冰點。 這時候,在一旁沉不住氣的喵大說話了:「真是好無聊的劇情!」。 「什麼?無聊嗎?我覺得不會呀!看這部電影會讓你對生命有一些新的想法!你看!大家都還在沉思,捨不得離開。」,我說。 「真是個好色的老頭,為了讓年輕的護士脫衣服,竟然裝癡呆!」,喵大說。 「噗哧!」,我聽到了他這種奇異的說法,不禁忍不住大笑...... 「你這人還真是邪惡!這麼帶有禪意的電影被你解讀成這樣......」,我說。 「我跟你打賭,老頭兒絕對是裝癡呆,那護士根本就是傻瓜才會脫衣服露點......」,喵大說。 我們倆兒你一言我一句,嘻嘻哈哈完全打擾到他人的靜思,於是決定提早一步開溜...... 走出電影院的時候,細細的雪花打在我們的頭髮上,頗有詩意,但是我們倆還是繼續對「殯之森」裡面的老頭是否裝癡呆爭論不休...... 那麼一部悲傷的電影卻被喵大解讀成超級搞笑片,真是有他的一套。 第二天早上我睡到中午才起床,起床的時候小王子正被我爸媽照顧著。 「喵大呢?」,我問。 「去買菜了!」,爸媽說。 不一會兒喵大回來,帶了一堆吃酸菜白肉鍋的食材。 「酸白鍋?」,「你明明知道我晚上我要去聽演奏會,怎麼會有時間吃酸白鍋呢?」,我有點不愉快,明明知道老娘有事,卻準備我最愛吃的酸白鍋,這樣不是擺明不讓我吃到嗎? 「來得及!來得及!」,喵大說。 「怎麼可能來得及呢?鍋底大骨湯都還沒熬,我晚上七點就要出門了......」,我嘟著嘴...... 「可以的啦!」,爸媽來當和事佬。 「我可不要吃很難吃的酸白鍋喔!」,我撂話。 「你別管,你就等著吃就是了.....我會讓你來得及出門......」,喵大說。 果然,下午五點多...... 紫銅酸白鍋上桌......
跟家人吃完了暖烘烘的涮羊肉,我帶著愉悅的心情,獨自迎著針尖細的白雪,來到跟昨晚看電影同樣的場地,聽期待已久的現場LIVE。 這場LIVE的主角是Dhafer Youssef,音樂的類型是融合了伊斯蘭音樂的爵士樂。 有些時候,Dhafer Youssef 會吟唱,他幽邈的嗓音彷彿帶領著聽眾接近天堂。 安可的時候Dhafer Youssef問大家想聽什麼?大家不約而同地說:「Singing!」,於是他又開金口讓大夥兒陶醉了好一陣子...... 散場前Dhafer Youssef推銷自家CD的手法挺有趣:他說:「外面有一些CD,如果你很不喜歡這場音樂會的話,你可以買CD去吵你家隔壁討厭的鄰居......」 離開之前,我跟著一群人在台前對日本籍打擊樂手Satoshi Takeishi五花八們的打擊樂器研究了好一陣子。出去之後又鑽進人高馬大的荷蘭男人堆中,搶了三張CD。這才發現個子小也有好處,動作靈活俐落,正好放CD的桌子比較矮,所以所剩不多的CD一張不漏地落入本姑娘手中。還有人因為掃不到某張CD,只好跑來跟我「借閱」。當然,我是絕對不會因為他長得帥就把CD割愛的。 走出亂哄哄的Lantaren/Venster,雪的氣息令心靈趨於平靜。心中想著昨天看的那場電影,剛才聽的那場音樂,下午品味的紫銅火鍋,還有正在家中等我回家的家人們,總覺得今年的冬天格外溫暖。 或許是因為爸媽第一次來荷蘭過冬,這場入冬的饗宴,對我來說,格外不同。 註:不好意思,元宵節都過了才把去年這篇「入冬(下)」寫完。我把之前那篇間隔很久的「入冬(上)」連結在這兒。 網路上有人放了Dhafer Youssef的音樂: Dhafer Youssef Satoshi Takeishi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